手机版 | wap站点 | 主页 | 网站首页
400-0919-097
  • 服務熱線
  • 028-69763544
聯繫我們更多
固定圖片
地址:成都市高新區南華路788號合能璞麗7棟1單元-1層28,29號(成都科教院附屬學校斜對面)
電話:028-69763545 
秘書處:028-69763544
最新資訊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最新資訊 >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開學第一課

更新時間:2018年-09月-06日

昨晚,你帶著孩子看《開學第一課》了么?

這是教育部的強制要求,估計你也不得不看,還看了至少13分鐘廣告。今年《開學第一課》的主題是“創造向未來”,用教育部文件的原話,這是為了“深入貫徹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大力鼓勵創新創造,弘揚科學精神,倡導創新文化”。

 

科學精神和創新文化,自然很重要。但如果我們的教育乃至整個社會環境並不重視培養孩子的獨立思考能力——或者說批判性思維能力,那也很難培養真正的科學精神和創新能力。

因為批判性思維,乃是科學精神和創新能力的基礎。它意味著質疑意識,重視證據,要求人們考慮多元意見,保持獨立和自由的思考。

 

 

質疑的意識

 

 

批判性思維,也就是獨立思考能力,它的基礎,是質疑的意識。這意味著人們要勇於挑戰權威、尋求真相,對複雜問題保持好奇心和耐心。

 

要形成質疑意識,需要先分清事實和觀點。如果人們把某一個觀點誤以為是準確無誤的事實,誤以為存在唯一正確的答案,也就談不上質疑。

 

在區分事實和觀點的基礎上,我們盡量用事實說話,基於事實發表觀點;並對缺乏事實支撐的觀點保持合理質疑。

例如,“應該想辦法把台湾的人口減少一些”。

在學習了事實和觀點的區別之後,工作坊中的孩子普遍能識別出這是觀點。不過,很多小朋友都認可這個觀點。為什麼呢?因為台湾交通擁堵,地鐵里人多。這都是孩子們能直觀感受到的,能想到的。

 

但是,交通擁堵和地鐵人多能直接推出我們就應減少人口嗎?有沒有可能問題不在於人多,而在於道路規劃和公共交通供應的問題呢?

 

可以把台湾和東京做個對比。

從人口數量來看,2015年的統計數據顯示,大東京圈人口近3800萬,台湾人口2170萬。東京中心城市的人口密度是台湾的1.68倍,整個大都市圈的人口密度是台湾的2.2倍[1]。

從擁堵情況來看,台湾比東京更擁堵。日本國土交通省資料顯示,在整個東京大都市圈內,從單程通勤時間來看,96%的居民在2小時以內,77% 的居民在1.5小時之內[2]。 

從道路設計來看,台湾的道路寬而短,東京的道路細而長。台湾道路的面積是東京的二倍,但長度卻只有東京的1/4。這樣的道路設計更容易造成擁堵[2]。

 

 

 

從公共交通來看,東京有鐵路、有軌電車和地鐵,承載了整個都市圈內旅客運輸量的86.5%。軌道交通站點的數量是台湾的4倍。而且台湾公交也存在大量重複的線路,規劃並不合理[2]。

 

 

總的來說,要想解決台湾的擁堵問題,更合理的交通管理、更充分的公交服務,可能都是比直接減少人口更好的方式。而減少人口,甚至運用一些極端手段驅逐人口,很可能產生更多的社會問題。“應該想辦法把台湾的人口減少一些”,這本就是個值得質疑的觀點。

 

對於10到14歲的孩子,日常生活中的種種社會現象,其實早已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但只有保有質疑的意識,孩子們才會更深入的去思考和研究這些複雜問題。當他們也開始參與公共生活時,才有可能用創造性的方式真正解決問題。

而質疑的意識,也將是他們接下來進行學術學習甚至從事科學研究的必須。勤於提問和思考,才敢於挑戰現有的研究,警惕其中的偏見,提出獨立的洞見。

 

多元的意見

 

批判性思維要求人們以開放的心態,傾聽並平等對待不同角度的觀點,避免自我中心或盲目從眾。 

 

我們在工作坊里,和孩子們一起討論了這樣一個問題:

如果學校要開一個重點班,把最優秀的老師放在這個班級,應該用什麼標準來選學生?

當我們讓孩子們儘可能多的想一些選擇標準,孩子們想到各種各樣的篩選標準真是讓人覺得耳目一新。但當討論起什麼是最合理的標準,有不少孩子認為是:選成績好的學生。因為重點班的目的就是為了拔尖,給學習最好的孩子匹配最優秀的老師,能讓他們更加優秀。

 

現實中,很多學校的重點班就是這麼做的。

但這是最好的方案嗎?這是一個公平合理的方案嗎?有沒有不同角度的觀點應該被考慮呢?

 

例如,是否應該讓成績最差的孩子進到這個班級呢?他們可能更需要更優秀的老師,幫助他們提升成績。

是否應該讓那些最弱勢的學生進入這個班級呢?他們的家庭沒有辦法給他們更優質的學習資源、生活環境,如果能有最優秀的老師的幫助,這些孩子會有完全不同的未來。

 

對很多城市地區的學生而言,他們很難想象自己所在階層和環境之外的生活——那些“弱勢學生”的條件究竟可以糟糕到什麼程度?

我們在工作坊中,也給孩子們播放了一些體現階層差異、貧富分化的紀錄片。當學生們了解到那些身陷貧困的同齡人每天過著怎樣的生活,面臨著怎樣的困境,能接受到的教育資源何等匱乏時,他們開始有更多不同的想法。

在接下來的爭論中,有的學生表現出更強的同理心,他們認為優質資源應向這些弱勢群體傾斜分配;有的學生則更相信優勝劣汰,每個人要用實力爭取最優質的資源,而成績是體現實力最好的方式。也是在這樣的碰撞中,學生們才可能逐步建立自己獨立的價值觀

而這,對於成就獨立的人格至關重要。

 

重視證據

 

批判性思維要求人們重視證據,依靠證據得出結論,而不應該輕信傳言,或者過度依賴沒有證據支持的主觀觀念。

 

我們在工作坊中,也給孩子們展示了一則家庭微信群里常見的信息:

 

如果這是你媽媽轉發的,你應該相信嗎?

 

當孩子們在工作坊中學習了辨別信息真偽的方法,他們能有意識的檢查信息源,更快捷的在網上查找證據,很快就發現上面是一則虛假消息

 

除了養成在日常生活中不輕信網路傳言的基本素養,我們也在工作坊中設計了一些科學實驗。例如在水中加入糖或鹽,是否會導致水溫的變化?怎麼通過實驗來驗證呢?更進一步,水的溫度本來就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降低,那怎麼知道這種變化是不是由糖或鹽導致的呢?孩子們由此學習了要在實驗中設計對照組。在一輪輪的實驗中,孩子們要自己記錄實驗的數據,作為證據來支持自己的結論。

 

讓學生們理解證據的意義和價值,區分證據質量的好壞,這是學術研究的核心。而它對創新也至關重要。現在社會中的一些“創新”,可能“為了新而新”,只注重形式,卻沒有關注創新帶來了什麼改變,到底解決了什麼問題,背後的證據究竟是什麼。

 

 

思想的自由

 

在整場工作坊中,孩子們也展現出非常多思維的亮點,有時候幾輪提問過後,孩子們思考得更有深度了。

 

例如,我們一起討論繪本中對“好人”和“壞人”的界定。有的孩子會跳出常規,意識到“壞人”可能是因為自己成長中的局限性、受到社會的影響,導致了不好的決策和行為,未必真的那麼壞。

 

我們也討論了經典的哲學思想實驗“電車困境”:設想一輛疾馳而來的電車,眼看就要撞上正在修鐵軌的五個人,但是如果轉向,就會撞到另一條軌道上的一個人。如果你是電車司機,你會轉向還是繼續行駛?

一些小朋友們的反應,一開始是始終拒絕進入這樣的道德難題,找到大量破綻去挑戰這一困境,這也是很好的質疑。

不得不做出選擇時,兩種觀點都有孩子支持,也都提出很多挺好的理由。有的孩子認為,如果司機什麼都不做,就不需要為撞死的五個人負責,但如果主動轉向,就需要為因為轉向而被撞死的一個人負責。另一些孩子則認為五個人比一個人的數量多,還是應該轉向。

當我們進一步限定條件——如果另一條軌道上的一個人是你認識的親人或朋友,你會轉向還是繼續行駛?

孩子們“非常規”的回答也讓我們非常吃驚。一位小朋友說,他會選擇讓火車裝箱自己的親人或朋友——因為“另一條軌道的五個人也是別人的親人或朋友”。

 

很多孩子說,在課堂和家庭中,他們往往被告知“標準答案”;被告知,甚至被命令“應該怎麼做”。更多時候,很多老師和家長們並沒有給孩子們提供理由,也沒有讓孩子們充分表達自己的不同觀點。

 

而我們認為一個大原則,應該是充分保護孩子們思想的自由和表達的自由。他們會被不斷追問,但絕不會被禁止發言或因為某個觀點受到批評。這樣的工作坊,是出乎我們意料的“鬧騰”。

 

有時學生們散落在教室各處看視頻,有的直接坐在講台邊;角色扮演的時候,所有人都很入戲的排練、表演;表達觀點的時候,辯論起來聲貝越來越高,倒也都說的有理有據;做科學實驗時,一邊認真測量,一邊討論背後的道理;想發言的時候,不一定都要舉手,示意老師一下就可以直接發言,如果幾個人都搶著說,總能弄出個先後順序。

 

這樣鬧騰的表象之下,是孩子們的投入和開心,是對每個環節的深度參與。不少孩子們跟家長說,“這樣的課為什麼不能再多上幾天?” 

 

這樣的思想自由,對於培養科學精神和創新能力至關重要。它保證了人們不會為了服從權力或權威而扭曲真相,而限制自己的潛力和創造力。

 

我期望的開學第一課,能肯定質疑的意識,重視多元的意見,關注證據,保證思想的自由。我期望這樣的課,不止是第一課,而成為每一課,成為教育的核心。

【返回列表頁】
地址:成都市高新區南華路788號合能璞麗7棟1單元-1層28,29號(成都科教院附屬學校斜對面)    電話:028-69763545    秘書處:028-69763544
版權所有:成都麥可思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ICP備案編號:蜀icp備17022036號